+設為首頁 +加入收藏
 
會員名: 密碼: 忘記密碼
您現在的位置: 湖北省江西商會 >> 商會研究 >> 當代商會 >> 正文
 
晉商的重生路徑
點擊數:3395 更新時間:2012/8/23 16:48:35
    徐志頻 作家,青年評論家。所著《湖南人怎么了?》暢銷中國,2010年9月排行中國文化類圖書暢銷榜第二。新著《經營天下的湖南人》被薦為湘商學院指定教材,全國湖南商會指定重點專購人文讀物。

  信仰的缺失,讓傳統晉商在暴富中戛然死亡。但是,新一代晉商在這個全球化時代仍然在尋找重生的路徑

  提到中國10+1商幫,第一印象,人們本能地想到晉商。

晉商可以代表中國商幫,不是因為作家余秋雨寫過《抱愧山西》,也不是觀眾多看過電視劇《喬家大院》,晉商的輝煌與沒落——都是靠實力與年代積累起來并沉淀在山西的。今天著名的喬家大院、常家莊園、曹家三多堂等等,只是它豐富建筑遺產的吉光片羽,我們卻因此穿越時間,依稀看清一個遙遠與漫長的商幫背影——這些晉商,尤其是首創中國史上票號的山西票號商人,曾在中國歷史上顯赫一時。

  據史,晉商發展到清代,已成為國內實力最雄厚的商幫。世界經濟史學界把他們和意大利商人相提并論,評價很高。“凡是有麻雀的地方,就有山西商人。”人們這樣流傳。商業的繁榮,不僅給人們帶來了財富,而且也改變了當時中國人“學而優則仕”的觀念。山西一帶,多年流傳“家有萬兩銀,不如茶莊上有個人;當官入了閣,不如茶票莊上當了客”的俗語。茶莊票號,當時是山西的熱門行業。這一時期,晉商雄居中華,飲譽歐亞,輝煌業績中外矚目。在晉商稱雄過程中,先后樹了三座豐碑:駝幫、船幫、票號。

  先秦時,晉南一帶就有商業交易。到了宋代,山西商人與徽州商人并稱,成為當時中國商業的中堅力量。但一個曾經流金淌銀、光焰奪目的商幫,一個以誠信為本而著稱于后世的商幫,到了20世紀80年代,卻只有在作家的筆下、電影的銀幕前才可看到,這切實而無情地告訴我們:晉商死了。

  2009年,作者木萱子一本《晉商之死》,道出的正是這樣一個事實。我們關心的是,晉商為什么死了?追問答案,結論是:晉商死于自己手中。暴富之后的文化缺失,即信仰的缺失,讓晉商在暴富中戛然死亡;晉商們最為寶貴的進取開拓精神,已經蕩然無存,存在的似乎只是埋怨與憤懣,還有恬不知恥的驕傲,就這樣,晉商被自己奪走了“精氣神”。

  晉商死去,對中國10+1商幫而言,是一個震撼心靈的事件。原因正如本文開頭所言,它的象征意義大于它的實質影響。所以木萱子直言不諱地說:正是基于這樣的憂慮,我最后決定來寫一個有關商幫批判與思考的東西。選擇晉商,一則是因為,晉商當年就位列十大商幫之首,他能代表過去時的商幫,二則,商幫復興晉商又是排頭兵,聲勢也最浩大。

  以晉商為代表的中國商幫,多已輝煌不再,那么我們要問:傳統的商幫,為什么會在現當代拖死于社會的舞臺?這首先要弄清什么是傳統商幫。由親緣組織擴展開來,以地緣關系為基礎,逐漸形成的地緣組織——商幫,由于籍貫相同而具有相同的口音,相同的生活習慣,甚至相同的思維習慣和價值取向,從而形成同鄉間特有的親近感,這種情感的吸引是最初的萌發力。由此,商幫的定義是:中國一種特殊的經濟形態,以地域為中心,以血緣、鄉誼為紐帶,以“相親相助”為宗旨,以會館、公所為其在異鄉的聯絡、計議之所的一種既“親密”而又松散的自發形成的商人群體。親緣與地緣,是商幫的基礎。

這一基礎,決定了一旦親緣關系淡漠并在商業中所承擔的信用作用削弱,地緣因素亦因交通、通訊的優勢而完全喪失,商幫本身就將面臨動搖甚至瓦解的命運。致力于發起、推動華商事業的伍繼延對此深有研究,他認為,傳統意義上的商幫都是自然形成的,那個時代全國性市場沒有形成,地域性商幫應該興起。而現在社會環境發生了變化,全國是個大市場,中國加入WTO以后又融入一個更大的市場,這兩大市場是趨向于統一的,就是我們說的“全球化”。這種背景下,傳統的商幫應該死。

  但問題正是,我們今天誠然關注商幫怎么老死,但我們更關注商幫怎么新生。

  前面說過,傳統商幫是因為在通訊不發達,交通不發達,包括法制不健全歷史條件下,依靠地域和血緣成立起來的。今天社會的科技與現代化,將這些問題都取消掉了,甚至,商業理性將地域與血緣也侵蝕掉了。在這樣的現實中,新生商幫,存在的根基,已轉移成僅僅基于一種地域文化的認同。

  商幫變商會,成為一種歷史必然。這種必然,從晉商商幫死去、晉商商會新生的一刻,就在中國大地上得到印證。

  晉商等商幫的文化傳統,為什么會死后再生,卻沒能順理成章地演變成當代經濟?

  以浙商來做比較,我們就會很清晰地看見,浙商所以在改革開放后迎頭趕超,就在于浙江具有鮮明地域特色的工商文化傳統底蘊。如胡祖光指出的那樣,當代浙江經濟與歷史上的區域民間工商文化傳統,具有一種清晰的繼承關系,而當代山西經濟與晉商文化傳統之間則基本上沒有多少關聯。因為在文化遺傳密碼與當代經濟文化對接的內在兼容性方面,浙商與其它商幫不一樣。浙商“工”與“商”相結合的“藝商”區域文化傳統,使之與改革開放以來宏觀社會背景具有一種親和性,這正是浙商和晉商文化傳統在當代延續或不延續的主要原因。

  暴富之后面臨文化缺失,工商文化又缺乏傳統底蘊,面對開放的市場,以晉商為代表,傳統商幫紛紛踏著燃盡的余暉,走上末路,唱一曲讓人嘆氣的挽歌。

  在商幫倒下地新生的中國各大商會,今天蓬勃生長,粉墨登場。這是在以市場作為經濟體制的背景下產生的,是應純粹市場理性與契約精神而生的。但商會在今天,依然留有濃厚的商幫陰影,在人情化的中國,它常常起到了一個“熟人社會”的作用。這距離現代文明與現代商業規則,依然很遠。

  現代商業規則的構建與共同信奉才是今天商會的出路。新商業文明既有一般文明和商業文明的共同特征,也有自身新的特點,包括主體的新(網商)、環境的新(網絡生態)、規則的新(網規)等。從經驗上歸納,在新商業文明中,這些特征的事物包括:新基礎設施、新商業模式、新組織、新價值觀、新社會生活。

  站在今天,從晉商商幫看到晉商商會,象征中國商幫死亡新生一輪回。如果說古今最大的變化,就是我們從一個臣民社會走進了市民社會。對每一個參與者來說,最缺乏的還不是親情感、地域觀、文化層次,而是許多商會的建設者自己還不具備一個現代公民的基本意識。

  致力于中國社會與中國商會研究和建設的伍繼延先生,以他的實踐經驗與心得,曾一針見血地說過這樣一段發人深省的話:今天的商會組織應該是一個什么樣的組織?第一它是市場經濟的建設者;第二,它是和諧社會的組織者;第三,是民主政治的參與者。而現在,我們有幾個商會、幾個會長具備這三點認識呢?

  中國商會新生與蛻變之路,依然很長。

武漢市武昌區徐東大街凱旋門廣場A座1601室
電話:027-83612979 傳真:027-81889266 郵編:430062
網站建設:中天億信
吉林快三速查